我长眠在阁楼。

一个美梦……呃

《与狼人相处的研究日记》节选

很多时候我难以相信这是一匹立起身子能够高我一个半头的大狼。
他很喜欢我的毛绒玩具,任何时候,只要把那个塞进他的怀里,总是能够极大程度上安抚他的暴躁、不安和许多负面情绪。牛奶和甜奶油也能起一些类似的效果。

但他并不太喜欢我的猫,有时我在工作之暇瞥他,总是看见他在踩猫的尾巴,甚至有一次他打碎了盛牛奶的玻璃杯,在我回来之前把猫叼到玻璃碴旁边,让它站在那儿替罪。【渐渐的,我开始猜测他不喜欢它是因为我对它常有一些亲昵行为,所以他在欺负它,类似一种丛林法则的示威?事实上这只会让我更疼惜我的猫咪…可怜的小东西。

他不抗拒水,并对我的洗浴用品很感兴趣,尤其是香波,那个味道比较清新,但具体来说我也描述不出它的名字。他...

不要赞这条 靴靴……

世界上最可怜滴枕头

呃 眼泪 把口水印 打湿了

面对心爱的人,如何搞砸与她之间的关系?
“顺其自然…。”

输给了这些半夜惊醒。
反复地在三四点醒过来。而今天连困意也不复有了。
我意识到这是适合倾诉情爱的惶恐时刻,因为她一直是这样做,直到那样的病状不复存了。但现在2093.5公里的距离中扼着失望的缄默。“唉”
这 是 什 么

人到底应该少一些咄咄逼人的哀切,像是愚钝的刀子。既捅不进别人心房,也割不开我自己。

“先生们,不要这样写个不停,”有一次他这样说道。“我不是神谕。”

——《随性而至》毛姆 著,宋佥 译,上海译文出版社,2015年
毛姆真的很懂讲故事。

接受你的与众不同,你天生是焦点。

这也太浪漫了!
另,LOFTER的滤镜拍文字贼啦好看(●◡●)ノ

嗯嗯 好的(记笔记)

1 / 34

© カンタレ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