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长眠在阁楼。

身体也有在被爱着。

锁链也紧收了,脚踝就低垂下去。

常恐思归先剪翅,每因喂食暂开笼

我看过去写的东西总是很容易心动,有大部分都是记得当时发认为写得太一般的东西。

所以我的理想型确实是我自己,如果有我这种类型来泡我,我肯定沦陷死掉

我突然感觉人要行善充好人,势必背后是有人唱黑脸。

善意是恶行激发的 不是自发的

我的观点

为什么和小安恋爱的日子我成长得这么快?我想不仅因为她在恋爱时稳重跟可爱的兼并,还有分手之后对我的耐心,温柔,还有残忍和混蛋的一面。

她的耐心是无可比及的,这种耐心很贱,说白了就是每次我想放弃她都会把我拖回来的那种耐心,但是每次她都会花一点宝贵的夜晚的时间来告诉我她有多喜欢我,有多希望我变得很不错。

甚至分手后她和朋友换了情头,我第一次看见之后大发雷霆,她一边说着只是朋友,一边很快把它换了回来。今天下午我看到她又换回去了,可是当她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,又迅速切回了单头。这种在珍惜我的,不想让我脱离痛苦的恶意,让我觉得特别舒适

我觉得世界上最没劲的就是为了恶而恶的坏蛋了!现在也就只有善人有点意思

我刚刚明白 喜欢不意味着合适 合适不意味着很爱

我的愛情觀偏執且極端,性愛好暴力且下流,喜歡探究人的陰暗面,崇尚血腥、苦痛、霸佔、獨權、憂愁以及哀傷的事物,但這些都不代表我沒有鑒別好壞的能力,更無法剝奪我嚮往積極一面的權利。

陽光恩澤普照,而我只是更喜歡陰暗的那面,這有什麼惡心。

1 / 44

© カンタレラ | Powered by LOFTER